No glory

全废新人写手一只,混迹于变形金刚圈。半唯心主义者。
既无尊荣,亦无荣耀。

兰斯洛特pain十五题 (同人,有ooc,兰斯洛特与挚友相关,刀)

题梗来自LOFTER,只是搬运非本人原创

1. 渺茫寰宇中的无数泯灭又诞生的星

“兰斯,据说宇宙中的每一颗星辰代表着每一个塞伯坦人,当一个人回归火种源时,代表他的那颗星星就会泯灭;当一个人从火种源之井降生时,一颗新星就此诞生。”
“猜猜看,哪一颗是我?”
……
结束回忆的机体抬起头雕仰望着极速星的星空,白底金边的斑驳涂装表面镀上了一层柔和的白光,静谧如秘银海。
一声长叹悄声打破了这层静谧,曾经的贵族低下头,光学镜中金色的华光有所黯淡。
请原谅,我终究还是不知道哪一颗代表你。不过知道了又怎样呢?
它……早已泯灭。


2. 如何去抓住那份美好中的一丝一毫

后方最近很太平。
数据板和显像板在桌子上堆成一堆,主人破天荒地纵容了它们如此。
此时此刻,辞去一切退居后方的军官看着这些,火种深处宛若刀割。
为什么你的影像留下的如此之少?
这叫我如何抓住你的音容笑貌?


3. ‘生而为人,我很抱歉。’

“为什么——为什么要离我而去?!”
漫长的沉默之后,他的嘴角弯曲成无奈的弧度:“生而为人注定难逃一死,对不起啊兰斯,我要先你一步了……”


4. 相望无语凝噎

“都清楚了吗?”
“当然,兰斯的能力我是最信任的。你好好在这里休息,战斗就交给我。”
肩部被重重地一拍,金色和蓝色的光学镜相互对视,他们都相互推测出对方意欲出口的话语,但是都选择了沉默。
时间在这一刻凝固。
肩部的力道去除,小队指挥者看着那个人影转身前往战场后,自己也转身回到自己的岗位上。
谁都不会想到这会是他们的永别。

5. 喘不上气仿若窒息

换气扇加大功率的轰鸣却得不到新的气体,零件发出了干涩的“嘎吱”作响,功能趋于停滞,气体过滤系统叫嚣着却无法顺利排出废气。
当见到那具被折磨得伤痕累累的熟悉机体时,兰斯洛特的气体置换系统就此停摆了很久很久。


6. 盈出的泪水滚烫若沸

一切后事都处理完毕,身心俱疲的机体在打开舱室门后几乎是跌跌撞撞进去,关门,贴着舱室门慢慢滑坐在地上,积攒了不少的清洗液就此爆发出光学镜框。
所幸隔音的墙壁掩盖了他的一切脆弱。


7. My love under the sea

卸任前往后方经过锈海的时候,白底金边的贵族降落在岸边,把从那个人身上取下的一块装甲碎片从暗格中拿出来,在表面留下轻轻的一吻,然后虔诚地扔到了液态金属之中。


8. 丧失睡眠

在后方的那段时间里,充电对于兰斯洛特来说成为了一种折磨。


9. 想撕心裂肺地哭吼却发不出声

“其实这还不是我焦虑最严重的时候。”
战术会议被强拉过来的兰斯洛特又一次毫无悬念地发声器停摆。
面对检查自己发声器的医官,前贵族的语气格外平淡。
“曾经有段时间我被无尽的痛苦所压迫,很想撇开一切大哭一场,但是当我真的这么做的时候我发现了一个问题。”
“清洗液在流,然而我的发声器却发不出声音,什么都说不出来,吼不出来。”
“所以能够保持现在这样的情况,我已经很满足了,真的。”
“起码我还可以与你们说些什么,不像那一次,没人知道我是为什么而如此撕心裂肺。”
他笑的很轻松。


10. 空候无人孤岛

自从监护人和那个人的先后离去,兰斯洛特的世界就此变成了一座孤岛,再也没有人踏足。


11. 花多久才能弥补回的过错

那个人的回归到如今仅仅只度过了60多万年。

不着急,赎罪的时间还很长。

慢慢来。

12.雨夜怮泣(拟人,因为无法确认赛博坦和极速星是否有雨)

只有在下雨的无人夜晚,兰斯洛特才能够放开自己的情绪外出哭泣。

因为雨声会掩盖他抽泣的声音,眼泪会被落在脸上的雨滴覆盖。

所以第二天早晨白金色长发的外围巡逻队队长总会有点着凉。

 

13.搅动的刀柄

“噗嗤!”

腰侧被刺穿钉在墙上,温热的能量渗出了护甲,顺着装甲边缘和缝隙流动,最终一点点地滴落在地。

刀柄被对方搅动着,利刃在管线中转动翻搅,造成的二次伤害让更多的能量液流失,大脑模块一阵晕眩。

自己只是闷哼一声,趁对方专注于折磨自己时左手成拳朝对方挥去,在对方被这突然的一击松开握着刀柄的手时拔出了利刃迅雷般刺穿了其火种。

“你刚刚问我的问题我现在可以回答你。”

“和那个人所遭受到的一切折磨相比,你施加在我身上的这些——微不足道。”


14.还能持续多少年的苦痛

“直到我回归火种源的那一天。”


15.请活着

以他之名而战。

评论 ( 1 )
热度 ( 7 )

© No glo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