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glory

全废新人写手一只,混迹于变形金刚圈。半唯心主义者。
既无尊荣,亦无荣耀。

无题(入西幻坑初文【... ...】)

阅前:

不老不死的魔女和独角兽(雄性)。

梗来自于现在刷爆空间的不老不死的魔女与抱回的各种族幼崽。

作者瞎瘠薄写系列,各位老爷们随便丢砖吧,反正我脸皮厚(住口)。

去他渣的逻辑,我只要糖和HE。

文笔渣警告,感情描写不到位警告。

HE,作者发誓绝不发刀。

文主荒墟(LOFTER地址http://ironfeather.lofter.com),盗文必究。

 

一.

她知道她是个异类。

因为她是个魔女,不老不死,还掌握着丰富的魔法与知识。

她独居在野兽聚集之地黑森林最深处的一颗巨木之上,巨树临于悬崖,悬崖之下是万丈深渊,仿佛直通地狱——人们的传说就是如此,无趣,干枯,乏味。

若要追溯她的过去倒也是容易,她本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魔法学徒,因为误喝下师父的药剂而产生当时并不明显,却对未来影响深远的变化:固定在十五岁的年华,永不年老,也不会死去。

一开始她并没有意识到这些,直到栽培她的女巫和四周的一切缓缓变化,死亡、复苏的周而复始轮回之际,她这才意识到时间对她的生命开了一个小小的玩笑。

于是在大多数人尚未发觉异常之前,她逃离了她的家乡,隐居于这片黑森林中,从此在当地的村镇中,又多出了一个神秘的传说:神通广大的魔女居于黑森林中,切记不可踏足。

时光流逝,她依旧童颜,但是心已如老妪般淡然,所幸黑森林中有许许多多值得她关怀的存在,使她不感到寂寞与无趣,她常常唱着古老的民谣去采摘药草,常常用自己的魔法去帮助黑森林中的居民和某些误入森林深处的倒霉蛋,不知不觉中,她已然与森林融为一体。

平静,充实,如此循环往复,看似毫无止息。

直到有一天,一个不速之客打破了她的平静。

 

二.

小独角兽趴伏在大树下,伸出舌头细细舔舐着后腿上的伤口,自它降生以来便遭到了贪婪猎人的围攻,它虽然逃了出来,但是后腿却中了一箭。

因为对黑森林根深蒂固的恐惧超过了对财富与长寿的渴望,所以猎人并没有追进来,小独角兽就此逃过一劫,然而情况依旧严峻——伤口开始感染化脓,这让它无力前行。

就在这时,不远处的树林传来悉悉索索的声响,小独角兽当即停止了一切动作,漂亮的绿色眼眸紧张地盯着发出声响的地方——这绝对不是风吹的声音,而是某种生命活动的声音。

如若是那群人类贼心不死,它定然在尖刀入腹之时用最后的力气向这群贪婪之徒发出最为恶毒的诅咒。[1]

它已经下定决心。

虽说如此,它仍旧有些恐惧死亡,求生的本能让它隐隐约约有些退缩,它甚至能感觉到心脏带动着身体的里里外外颤抖起来。

然而它已经没有退缩的余地。

时间似乎在这一刻变得无比漫长,终于,枝叶被拨开,少女曼妙的身姿映入了小独角兽的眸中。

一袭白裙,与肩上的黑色披风对比鲜明,银发如瀑布般倾泻而下,在透过森林缝隙射下的阳光的映衬下反射着细腻的光泽,一双紫眸清澈透明,此刻它看见了后腿的伤口,里面早已写满了担忧与怜爱,她接下来说了些什么小独角兽听不懂,但是它能肯定眼前这个少女没有伤害自己的意思。

因为她是纯洁的,由内而外,从身至心。

于是它接受了她的治疗与保护。

只要在这座森林里,我将不会让你受到人类之恶的侵害。

她对它说道。

 

[1]这里采用了部分HP设定,即屠杀独角兽者必遭其诅咒。

 

三.

小独角兽长大了。

原先的金黄色皮毛逐渐褪去,洁白的毛发覆盖全身,马头上银白色的鬃毛微微打卷,当它在林中散步或者疾驰时,银色鬃毛随风飞扬,煞是美丽。额上独角尖锐锋利,精致却又危险。

昔日它仅仅到她的膝盖,如今已然高出她一头。

此刻它正在森林的溪边驻足,而她正捏起裙边,赤脚在清澈的水中嬉戏,溅起的水珠在月光下闪烁着彩色的光辉,紫眸中充满笑意,宛若初秋时节成熟饱满的葡萄。

她依旧是那般的纯洁与平静,如同初见之时。

在它刚成年之时,她曾经想过给它一片自由驰骋的天地,因为它的力量已然不用再畏惧那些贪婪的人类,是时候该让它离开了。

但是出乎她意料的是,它没有离开,而是放弃了自由驰骋选择与她继续一起生活。

为什么?

她安静下来,站在岸边的溪水中,轻轻摩挲着独角兽的脖颈轻声说道。

你曾经保护我不受人类之恶的侵害,如今也该轮到我了。

唯有永生方能庇佑永生。

她哑然,只是用指尖梳理它的鬃毛。

微风环绕在他们身边,参天大树发出低语,溪水打着节拍潺潺而行,唯留一片静谧。

从此以后,关于黑森林的传说又多了一个。

                                                                                              END

评论
热度 ( 2 )

© No glo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