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glory

全废新人写手一只,混迹于变形金刚圈。半唯心主义者。
既无尊荣,亦无荣耀。

【饲养文】TF人偶收容院(2)

No.1

… …

“啧,要我说,他这么长时间都没有上线,铁定凶多吉少,我想我是不是应该——?”

音频接收器捕捉到了电锯弹出并且高速运作的声音。

“我倒是蛮好奇他的变形齿轮是什么样子的… …”

似乎有手术刀一类的东西在他的变形齿轮所在的外装甲上轻轻划了一道。

很快第三个声音传来:“击倒,收起你的圆锯!我不是说了吗?他现在之所以还昏迷是因为他在下线修复完善期,时间到了自然会上线重启;还有药师,你再敢打他的变形齿轮的主意的话信不信我先把你的给卸了?!”

第一个声音嗤笑了一下:“Well,说着玩罢了,这家伙一没我帅二涂装没我炫,我为什么要对他动手?”同时,电锯运作声戛然而止。

第二个声音悠然道:“你没必要这么紧张,老救。我老早就洗手不干了,再加上你别忘了,这里可没有塔恩,我就算把他的变形齿轮取出来也没人用啊。”

… …

他们是在… …说自己吗?

光学镜再次重启上线,视线里是三个略有些模糊的身影:一个鲜红色,一个红白相间,还有一个白红蓝相间,不过背后好像有一对机翼。在短暂的模糊后,那三个TF的形象逐渐清晰起来:鲜红色涂装的TF面甲很漂亮,但是有些邪气,下巴极尖,鲜红色的光学镜正看着旁边的稍比他矮一个头的红白相间的TF,他看上去格外衰老,头雕上作为装饰的双角折断了一个,蓝色光学镜里面带着几丝愠怒,很明显刚刚这两个TF的话把他激怒了,最右边的白红蓝相间的TF虽长得也很帅气,但是和击倒相比,少了些妩媚(抱歉楼主忘了药师长啥样了…别打我…),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幻影总感觉他的蓝色光学镜里充满了阴霾... ...

看着他们三个,幻影把他们的外貌记录在了数据库里,说实话,他们很陌生,真的很陌生。

于是他轻声试探性地问道:“请问我这是在哪?”

这三个TF这才把视线转到他身上,看得幻影不禁有些发毛。

“呀,他醒了!”鲜红色涂装的TF面甲上泛起了一丝惊讶。他的声音和先前幻影听见的第一个声音一模一样。

“得,刚刚我们说的他一定听见了。”红白蓝相间的TF把玩着手里的手术刀,一面甲心不在焉。

中间那个红白相间的老TF瞥了他们两眼:“我不知道这个新来的会怎么想,但是我觉得你们应该也不会道歉。好了,既然醒了,我得要看看他的其他方面是不是恢复了,毕竟,机体恢复可不代表系统恢复,”他在幻影光学镜前伸出了两根手指:“这是几?”

虽然不明就里,不过幻影还是蛮配合地回答:“2。”

“很好,”这个老TF收回手,在一旁的数据板上写道:“识别系统正常。”

“但是您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这位老前辈。”幻影道。

“哦,那是我故意考验你的,知道吗?就是有关于瞬时记忆系统的,毕竟我们要防止老年机群体中经常出现的瞬时记忆滞后症,哦,也就是人类所说的老年痴呆症。”老TF道,同时在数据板上写了些什么。

幻影有些无奈:“但是我不是老年机… …您是不是该告诉我这里是哪里?”

一旁的鲜红色涂装TF把玩着自己尖利的手指尖:“这里是个收容所。”

“收容所?”幻影从维修台上坐起来,疑惑问道。

“是啊,”红白蓝相间的TF双手抱臂,“专门收容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被遗弃却不具备返厂重塑条件的TF人偶。”面甲上带着几丝嘲弄,不过幻影能看出来这并不是针对自己。

“哦… …”幻影点点头,若有所思。

“介绍一下,我是08版本的救护车,这个鲜红色的是TFP版本的击倒,这个喷气机是IDW版本的药师。你是哪个版本的,叫什么名字?”老TF问道。

“救护车?”幻影一面甲错愕地看着对方,这位脾气古怪的老医生和他印象里面那个温柔的白色机体形象简直是大相径庭,不过不同版本不同机也很正常,于是他点点头:“哦,我是G1版本的幻影。”

“G1啊… …的确够老了,难怪我没有见过你,”救护车看着数据板,但是很快他的眉头拧成了个大疙瘩,“但是根据我刚才对你的检查来看,你有不少零件多次被替换过,修复次数也极多… …绝对不是一次两次… …”他从数据板上抬头看着幻影,“看样子你以前经常受伤?”

幻影摇头:“我不知道… …我什么都记不起来了… …”

“记忆库被人恶意清空了么… …”救护车点点头,他拍拍幻影的肩膀,“不过这样也好,记忆是痛苦的根源,遗忘也是一种幸运。”

“嗯… …”幻影还想说些什么的时候,突然响起了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他下意识站起来警觉地环顾四周:“怎么回事?”

但救护车、药师和击倒三机仿佛早就知道是什么情况,只是无奈地相视而笑。

“幻影,没必要紧张,那是IDW版本的旋刃… …”救护车解释道。

也在同时,明显是来自一个人类少女的怒吼响彻全屋:“旋刃,你给我出来!!!”

大家虽然什么都没说,但是全部向爆炸点跑去。

爆炸点在地板,此时幻影才注意到这个房间的布局与赛博坦一般无二,若不是击倒和药师告诉自己这是一个人类开办的收容所的话,他真的会把它当成真正的赛博坦。

面前的地板被炸黑了一大片,足以看出爆炸物的威力是有多么大。四周还散落着不知道是什么的碎片,空气中有着淡淡的塑胶被烧焦的味道。

救护车拿起一块碎片:“我想旋刃这次玩大了。”

“哦?为什么?”击倒面甲上有一些幸灾乐祸。

“旋刃把炸弹安在了昨天林云希买的那枝塑胶花里了。”救护车指指茶几,众人向那里看去,瞬间恍然大悟:茶几上的花瓶里面只有花枝,花朵却不翼而飞了。

也在这个时候,只见从房间那边走进来了一个人类少女,她大约有十七八岁,头发用淡蓝色的皮筋扎成了一个简单的马尾,长相甜美,但是丝毫掩盖不了她举手投足间的精明干练。她身着天蓝色运动夹克衫和黑色运动裤,身材纤细有力,明显受到过舞蹈或者跆拳道这些身体上的训练,想必她就是刚刚救护车所说的林云希了。但是此刻她的情绪明显很不好,几乎要喷出火来的黑色瞳孔直勾勾盯着她左手指尖捏住的蓝色TF人偶。这个人偶格外纤细,和其他TF的机体结构有极大不同,他的双手其实是一对爪子,而且他的头雕让幻影很轻松地想到了另一个TF:“震荡波?”

这个TF明显是听见了:“重申一遍,新来的小杂碎,不准把本大爷和那个基佬紫灯泡相提并论!本大爷叫旋刃!”

“抱歉我认错机了… …我没有想到有TF居然和震荡波长得这么相似… …”幻影连忙道歉。

“这太没诚意了,要道歉就叫老子三声爷爷我就放过你——哎呦!!!”旋刃还没有说完头雕就挨了重重的一下爆栗,林云希道:“你先把地上的烂摊子收拾干净再说!”

“喂!我不服!能干这种事的TF多了去了,你哪只光学镜看见了?你不找那个有收藏癖的大白狼找我作甚?!”旋刃辩解道。

林云希笑了笑:“的确,我哪只眼睛都没有看见,但是——”她从茶几上拿起了一个用支架支撑起来的手机道,“它可是全部都看见了。”

旋刃的机体无奈地耷拉下来:“好吧,本大爷认栽。”

… …

在处理完旋刃的事情后,林云希才注意到昨天哥哥托付给自己的那个G1幻影,他看上去已经恢复完全了,她对救护车报以一抹感激的微笑,老医生只是说:“别谢我,他还要观察几天,我可绝对不允许他没好利索就让他离开我这儿。”

林云希笑笑没说话,视线转向了幻影:“恢复的怎么样,幻影?”

“很好,十分感谢您的帮助,林云希小姐。”幻影行了个欠身礼,贵族式的优雅自然而然地体现了出来。

“啊,… …不用不用,举手之劳而已… …”林云希总算真正见识到了幻影这个TF的优雅,再加上那颜值,简直是美爆了!

默默压制住喷鼻血的冲动,林云希清清嗓子:“幻影在这里别拘束,大家都是朋友,这里就像家一样… …这里没有敌人,只有朋友。我这里还有事先走一步,你们好好玩。”说罢她离开,很快消失在门口。

幻影看着林云希离去的背影,记忆系统回放着她刚刚所说的话:

“… …没有敌人,只有朋友… …”

不知道是回放错误还是排字系统有意为之,这句话突然变成了另一个样子,在CPU回荡着:“… …没有朋友,只有敌人… …”

TBC


评论
热度 ( 8 )

© No glo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