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glory

全废新人写手一只,混迹于变形金刚圈。半唯心主义者。
既无尊荣,亦无荣耀。

TF人偶收容院(3)

No.2

两天后。

林云希把十几块数据板,几大罐优质普通能量块和一两瓶的高低纯能量块放在柜台上,而后拿出钱包付款。这时,一个刚刚接完电话的店员道:“林云希小姐,您在一周前预订的TF人偶已经到了。”

“是吗?谢谢。”林云希微笑着道谢。

一个大盒子放在了柜台上,上面贴着带有孩之宝公司标志的文件纸。林云希不禁有些奇怪,一般来说,盒子上面不会有这种东西,不过林云希还是选择了拿下来仔细阅读着上面的英文。而后她点点头若有所思:“我明白了… …”

 

另一方面。

位于C市的白橡街是一条平静的小街,这里一天到晚永远是如此的宁静安详,充满了小资气息。

在街角的偏僻处,一座看样子是二三十年代的三层白色欧式小洋楼默默的矗立在那里,阳光透过巨大的树荫在修剪整齐的花园、洁白的墙壁上透射着点点光斑,格外美丽。相对于大门上的“白橡街50号”,这里的居民更喜欢叫这所小洋楼“贝斯花园”。据说这所小楼是一个叫贝斯的外国贵妇人亲自设计建造的,它的漂亮精致使它成为了白橡街上默认的标志性建筑。

现在的贝斯花园仍然有居民,不过他们并不是人类,平静地表象下时不时会传出些许轻微的爆炸声,小小地破坏一下这所小洋楼优雅的和谐。

看到这里,我想你们应该猜出来这里是哪里了。没错,这就是幻影目前所在的TF人偶收容院。平常这里就是一片欢脱的地方,但是现在明显是欢脱过了头。

这是幻影此刻的想法,现在的他正在闪身躲过一个高速做平抛运动的羽毛球。尽管接下来他极有可能会因为做了这个容易让腰部轴承轻微脱臼(说白了,就是“闪腰”)的动作而遭到救护车的扳手追杀,但是此刻他已经顾不了那么多,更何况自己的伤已经好了,这个动作不会影响什么的。

因为对面的旋刃已经彻底疯了。

此时此刻,这位一边大喊:“老子是世界之王”一边把旁边的好几筒羽毛球四处乱抛。一时之间,地板变成了白色羽毛的海洋。有一枚羽毛球差点和击倒的面甲来了一个“亲密接触”,在短时间的错愕后击倒当场炸毛,当即拿出电击棒和圆锯追杀旋刃,然而地上跑的终究斗不过天上飞的。击倒只能看着变形成直升飞机的旋刃飞走气喘吁吁同时在内心深处把旋刃在火种源的十八辈祖宗挨个问候了一遍。

成功躲过击倒追杀的旋刃丝毫没有收敛的意思,反而更加嚣张,变回人形后扔羽毛球的数量和速度明显增多。突然他像是发现了什么目标一般大喊:“嘿,接着,大白狼!”同时把一枚羽毛球扔向直对公路的窗台。

此时幻影才注意到窗前站着一个高大的TF人偶,应该比这里的所有TF人偶都高。涂装是白绿紫相间,背后白色的机翼高耸着,似乎暗示了这个TF高傲的天性。紫色的小腿部分有轮胎,而且不止两个。幻影不禁有些困惑于这个TF的载具形态,他似乎综合了飞行者和陆行者的特点,莫非他是个三变?幻影过了一下自己的数据库,并没有这个TF的存在,他不仅格外疑惑[1]。

但是对方仿佛没有听见一样,仍然默默站在那里,不动于衷。就在幻影想要提醒他的同时,这个TF突然转身,右手接住了这个羽毛球,然后准确无误的扔到了一旁的垃圾桶里:“你不应该这么做的,旋刃,你打扰到我看风景了。”

此时幻影才看到了他的面甲:纯白色的头雕上面覆着同色的面罩,鲜红色的光学镜微眯着,似乎对旋刃的冒犯有些许愠怒,机体健壮坚实,掩盖不了举手投足间盗匪特有的痞气,但是幻影一贯敏锐的间谍直觉告诉自己,这个TF并不简单,尤其是当幻影看见了他机体上的霸天虎标志后,更加坚定了这一点。

“哦?”旋刃在沙发上坐了下来,看着对方,“我要是不来那一下的话,普神知道今儿个晚上又是谁家的卡车被你这个土匪头子抢了去金屋藏娇了。难道我说的不——对——么——?”他歪了歪头雕,故意拖长音问。

幻影更加奇怪了,他问旁边正在调整医疗仪器的救护车:“前辈,救护车的话是什么意思?”

但是救护车的回答更是让幻影如同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只可意会,不可言传。”而且他的面甲上还很难得地泛起了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

见救护车不肯说,幻影只能回头继续围观。

那个TF眉心几乎皱成了疙瘩:“我什么时候说我在看卡车?而且,你哪只光学镜看见了?”他刻意地把说“哪只”这个词语的语气加强了几分。

“炉了个渣的!竟敢笑你爷爷是独眼?!”旋刃不是傻子,瞬间听出来对方画中的讥讽之意,右手直接给对方了一炮,“告诉你大白狼,爷爷我就算少只光学镜照样驰骋沙场,到时候你这个六阶也要靠边站!!!”

对方灵活闪过,幻影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光学镜,他没有想到这个魁梧的TF竟然拥有着如此惊人的敏捷度,更让他惊奇的是,他竟然像威震天那样,变成了一把手枪向旋刃射击:“说了多少遍,我根本就不是那个一喊口令就和报废机差不多的同体!老子的确是霸天虎,但是老子是自由的,——永远都是!!!”

“要不要去劝架?”看着这两个交火的,幻影不禁有些着急,“再这样下去,林云希小姐回来了可就大事不妙了。”

谁知正在调制药剂的药师只是抬起头淡淡地看了一眼,然后低头继续自己手头上的工作:“哦,不用了。”

“用不着去劝,幻影,那俩就是小打小闹而已,他们有度的。保证赶在林云希来之前处理完。”击倒耸耸肩,一面甲已经习惯的样子。

“哦… …”虽然幻影很惊讶(“这也算‘小打小闹’?!”),但是他还是淡淡地回了一句,而后看着他们打斗。

不知不觉中,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涌上幻影的CPU,这一切,他似乎——亲身经历过?

也在那一瞬间,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四周的一切变成了黑暗,时间仿佛戛然而止。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幻影格外紧张,机体紧绷着随时应对接下来发生的一切,同时内心安慰自己让自己冷静下来:

冷静,冷静下来,你可以的,幻影… …

空气中弥漫着能量液变质的恶劣气味,光学镜逐渐适应了黑暗,幻影看清了一切,自己处于一个类似于舞台的空间,台面上布满了能量液痕迹,有刚刚沾上去的新鲜能量,也有干涸很久的能量,站在上面幻影的音频接收器能够捕捉到轻微的“嘎吱”声。

这,这是哪里?

幻影不知道这里是哪,但是火种深处有一个声音告诉他,赶快离开这里,越快越好!

也在这个时候,不知道哪里突然传来了隐隐约约的脚步声,从远而近,虽然步伐缓慢,但是幻影能够感受到自己火种深处传来的恐惧。他必须要离开这里,赶快!

他立即变形,向远处疾驰而去,也在同时,一发导弹准确地击中了他的右后轮,自己被爆炸的气浪掀翻。

脚步声越来越近,到了他的旁边停下来。他能够感觉到对方蹲下来仔细审视着他,对方的手指轻轻划过天蓝白色的涂装表面。

下一秒,一阵钻心的疼痛从机体表面传来,渗入了火种,幻影不禁痛的高声尖叫:

“啊啊啊啊啊啊!——”

吾命休矣!

这是幻影下线前最后的想法。

而后是,

无尽黑暗。

                                                                          END

评论
热度 ( 3 )

© No glo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