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glory

全废新人写手一只,混迹于变形金刚圈。半唯心主义者。
既无尊荣,亦无荣耀。

ECHO(回声)

【阅前】

Transformers-IDW MTMTE衍生同人

巨无霸福特(Fotress Maximus)中心,小概率附带轻微霸王(Overlord)×巨无霸福特向。

背景:巨无霸福特被监禁在格拉斯九号期间某段时间做的噩梦,醒来就是唇王的颜艺(。)和无休无止的折磨。

虽然挂着霸福tag但是压根就没霸王什么事【。】

警告:伪意识流(文主一直是直男大白话文风,因为抽的歌就是意识流风格所以不得不尝试一下),人物ooc(先前从未写过巨无霸福特相关文,所以很容易翻车【。】),没拆(文主不会炖肉)。

去他渣的逻辑系列。

关于此文的产生:文主所在语C群活动,抽取群内某成员歌单内的随机一首歌,并以此写一篇字数不限的TF相关CP文。文主抽中的是GUMI的ECHO,由于该歌曲有不少翻唱且在乐迷间争议较多,所以文主选择本家原唱以希望大家和谐看文,勿起无关争执。

文主:荒墟(LOFTER地址http://ironfeather.lofter.com),业余三流写手,欢迎丢砖。

 

【正文】

这是一个空房间。

除了他自己和他先前躺着的那个平台以外,一无所有。

这是一个干净的房间。

纯白的墙壁,纯白的地板,纯白的天花板,白的没有一丝杂质,甚至格外刺眼。

这也是一个寂静的房间。

除了他自己气体过滤所发出的粗重喘息外,一片死寂。

他检查自己的内置时钟,不知为何,向来以严谨精密著称的军用装置陷入了停滞。

他不知自己沉睡了多久,也不知自己苏醒以来过了多久,时间在此处仿佛凝固起来。

他忽然感到一阵寒意。

“我要逃离,我必须要逃离此地。”他在内心默念。

究竟为何逃离,他并不知道,那只是脑模块里忽然涌起的一个念头,但是对于现在思绪空白的他而言却是最好的救命稻草。

起码他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了。

 

他跨出房门居然是如此的顺利。

门外应该有电击器什么的,他收回拳头,看着被破坏的门锁时忽然涌起了这个想法。

… …等一下,为什么是电击器?那不是监狱里用来控制意欲破门而出的犯人吗?[1]

凭空而来的问题让他猛地一震,脚步也由此停下。

我… …我不应该在这里。

那我应该在哪里?

这里又是什么地方?!!!

像是受到什么感召一般,他注意到他的机体瞬间变得漆黑,过了一会后又逐渐变白。

摊开双手,红色光镜直视着它由黑到白、由白到黑的转变,间隔的时间越来越短,已然是几微秒就变换一次的频率,盯着双手,他感受到了冷凝液在额头的流动。

机体颤抖着,嘴唇微张,有个声音在告诉他:

危险… …危险… …

逃离这里… …

逃离这里… …

这里到处都是威胁,尽管这里静谧又干净。

但是身为战士的本能告诉他,敌人就在这里的某处潜伏者,如果他不离开,那么他将会被它永远缠绕,再无脱身之日。

届时静谧将会由他的惨叫所取代,自己流出的能量液将会污染每一块洁白的墙壁。

离开这里… …

离开这里… …

杀死那个无形的敌人… …

把这里烧掉… …

它就不会再来纠缠自己… …

这是他的大脑模块所下达的最为清晰的指令。

 

他没有回头去看火苗吞噬房间的景象,机体以完全不符合沉重表面的速度向前狂奔,两旁的走廊映出他的倒影,就像是无数个自己以同样的速度、一致的步伐向看不见尽头的重点狂奔。

逃离这里… …

逃离这里… …

声音不再仅仅只回响于自己的脑模块与火种,而是穿透了这副机体直接发声,在这个走廊里无尽回响。

这是名为“恐惧”的交响乐曲。

他捧着恐惧前进,当他觉得一切都结束时,一道模糊不清的高墙横贯在他面前。

它不仅堵死了前路,也堵死了他心中最后的希望。

我想… …我可以砸碎它。

他怀着仅剩的侥幸挥拳向墙砸去,但是很快的,挥出去的拳头僵硬在半空。

那面墙里的倒影——

是另一个人。

 

砸下去!

砸下去!

砸下去!

机体内的每一滴能量、每一根管线、每一块元件都在叫嚣着,但是这些并没有挽回主人不可避免的动作停滞,他看着那个不是自己的影像逐渐清晰,显出了那张熟悉的面甲。

那一瞬间,他想起了一切。

 

“啊!——”

在自己的惨叫声中,巨无霸福特再次上线,他依旧在格拉斯九号的刑讯室,什么都没有改变,顶多就是被锯开的左腿切口不怎么痛了而已。

看着因施虐而愉悦的六阶战士时,前典狱长才意识到自己不过是从一个噩梦走到了另一个噩梦。

唯一的不同不过在于:

先前的是梦境,如今却是现实。

而他注定不可能在这个名为“现实”的噩梦中逃离。

 

[1]文主私设,与官方设定无关。

评论 ( 3 )
热度 ( 22 )

© No glory | Powered by LOFTER